木鬼言可

日安。一个乏味的人想写点有意思的故事。想去故宫修文物。也许是个死画画的。做点手帐。

我络!


SNH48-随便返图应援会:

#披荆斩棘徐子轩# 米娜九月刊自扫 你络超好看><

乌衣巷/疯子.

(*/ω\*)

万俟桑歌:

      我们这条乌衣巷,巷末有间破屋子,里头登着一个疯子。


      他曾是个说书先生,大抵因为这样,他喜欢别人叫他先生。人很清瘦,也很穷。一方破醒木,一把旧折扇,一件看不出原本颜色的长衫,一只粗糙的茶壶——用来装茶,也用来装酒。再加一床破褥子,这便是他全部的家当了。


      他疯的并不很厉害,一天总还要清醒上几回,故而到了过年他的日子尤其好过些。巷里人这时称他一声先生,提了东西央他写对联画年画,结果多是满足的。


      平时他神志清明了,便拎着茶壶挨家挨户讨酒喝。我们巷中的人大多清苦,却也有怜他的,就舍他一口酒,他作揖道谢后再缓缓地踱回破屋门口,有一口没一口地灌酒。酒喝完了不再动作,只是盯那巷子口,等他口中那个人,似永远也期待不到的那个人。


      然他又有甚么人可等呢?


      我阿爹阿娘心善,常遣我将家中多余的物什送与他。他从来不推辞,但是谢的,就招呼我一声,道:“伢儿,后些日子过来,先生说故事与你啊。”


      好气的是,一般待到那“后些日子”我同一群伙伴去到他那里,却正是他犯疯病的时候。伙伴皆散去了,剩那破屋紧闭着的黑漆漆的门。用以拼起这门的木板业已裂开了缝,我大着胆子上去瞧那屋内的景况。


      见唯有些许光线的屋子里独一个他,抱着醒木折扇不住哭号,且听切了他拖长了音调嚎出来的甚么“哥哥”甚么“军阀”甚么“捉去”的,句句凄厉,倒叫我浑身一个激灵,忽地慌了,却似魔怔一般还立在门前,挪不开步子。待他平静,便是对着折扇——那扇面上绘着的人儿笑,又拍几下醒木,沙着嗓子嘟囔不知已经讲过多少回的话本子。


      过两天我问他讨了折扇来看,疯子在这时却异常谨慎,扇子到了我手中,他的目光却未曾离开过片刻。那扇面倒是奇异,甚少有人绘了戏子来作扇面,而这扇子上的,却绘得极其精妙,画工又不同于这疯子先生的,估摸是同那他的旧时光有些联系。


      这疯子先生曾也是个少爷,亦有过一回太太,只是后来故去了。“也不晓得这疯子在盼旧人还是想开第二春哩!”巷头的几个婶子消息最灵光,这是她们说与我的。


      他自己也痞笑着说他在廿年前也是有人伴着的——“茶馆里的些个后生里啊,数先生我最俊呐!”这便是他不着调的一面了,但提到他期待的那个人,疯子先生总是笑得一脸温吞。


      唉,都几十的人了,可不正是个疯子嘛。


      这天疯子先生将自己拾掇干净访上门儿,手中握着两枚鸡子递与我阿娘,说是让我去听他说故事。阿娘推辞不下,收了鸡子让我出门,我才瞧见疯子先生身后还跟着个小小的影子,正是整个乌衣巷最俊秀的葛家丫头葛夭夭。


      葛夭夭的娘是个寡妇,却有些文化,给自家囡儿起了个诗经里挑出来的名字,且逢年过节也会帮着疯子先生作对联画画甚的,故而他们也算有些渊源。


      疯子先生带我们在破屋门槛上坐定,便将那醒木一拍,又哗一声打开折扇,用沙哑的嗓音说了一段小姐与戏子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 小姐生来一副好家景,随家中夫人姨娘去听戏,碰着一个戏子,一来二去对了眼,又险些给发现,却是被禁足了。时代变迁,小姐家中没落,索性去梨园谋生,倒是又碰着了那个戏子。然好景不长,戏子给人掠去了,最后两人竟落得个阴阳两隔的下场。


      我却不觉得这是个话本子,甚而疑心这同疯子颇有联系。他醒木一拍唤回我心绪,将折扇递过来,口中道:“先生恐是时日不多,倘若有人寻我,便将这送与那人罢。”我同夭夭一齐落下泪来,却只得承应。


      之后我听人说,疯子似乎彻底疯了。


      又过几月,巷中突然来了一个穿头戴脸的老绅士,只是挨家挨户敲门,说寻人,然口中那名字却是生疏。夭夭在后一天便过来,只拉着我跑,寻到那绅士,拿出疯子的扇,只问他是否识得。我方才恍然大悟,见那绅士似欲言又止,便引了他走到疯子的屋前。


      场面颇有些诡异。那疯子倒是看着清明了几分,却同那老绅士一齐淌下泪来,良久方才平静。老绅士口中道谢,冲我们行了礼,带着疯子远去了。


      日后我听说疯子先生跟着老绅士走了,日子似乎很不错,巷头婶子们依然嘁嘁喳喳地闲话着,道是从未听说疯子有这么个阔绰体面的旧人。


      我只想起那天两个并不鲜活的身影,一个老绅士边上跟着个疯子,而平时疯疯癫癫的疯子先生,在他身边安静的很。

全职/喻文州×你

我点的哟www大感谢么么哒!

梓钦.:

       你设想过很多个与他重逢时的场面,却不想会是如此。


面前轻轻伸过来一只手划开傍晚浓重的斜阳:“要不要,一起喝一杯茶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彼时你们都还在蓝雨,训练营里的你们是朋友,时光匆匆推移,他由一个吊车尾的手残转变为了蓝雨的队长。第六赛季的蓝雨风头最盛,他站在镤光只下,你却只是公会部的小小一员。你默默关注着喻文州,直到下定决心离开联盟。年少轻狂的岁月已经过去,你深知你在荣耀上并没有多大天赋,而这里也不会是你最好的归宿。


      离开之前你决定还是去跟他告别。


    “要走?”他依旧笑得温润。
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他听闻后拍了拍你的肩,递过来一个小盒子,眉眼弯弯:“加油,一路顺风。”


      走出那栋充盈着回忆的大楼一段距离后,你终是回头,却见一点挺拔身影立于楼下冲你的方向挥着手。你心里微微一颤,打开了他给你的那个盒子。


      里面是两张账号卡。你记得你与他第一次并肩战斗从其它公会手中抢下boss便用的是这两张。而他竟然还记得……你站定,对那还站着的人影使劲挥了两下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和风带来的凉气将你拉回现实,不多时眼前便出现一间庭院式茶居。“庭有山林趣,胸无尘俗思。”穿过曲径回廊坐定,你不自觉小声吟了出来。这是以那江南庭院为蓝本的,清清雅雅,颇有意境。


     “喜欢这里吗?”“嗯。”你侧过头去对上他的笑眼,心里却在摸摸感叹maya我喻大队长怎么这么苏苏苏> <
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点了一壶六安瓜片与几只小点,随后询问你的意见。你并不经常喝茶,不知道此时该选什么,索性由了他为你做出选择。见他骨节分明的手翻了两页手上的单子,向侍者加了一壶祁红:“女孩子喝红茶好些。”茶上来了,他又起身去柜台前面转了一遭,回来手上多了两块方糖,他将它们放入你面前的杯中,在你疑惑的目光之下有些不自然地解释:“你曾经跟我说过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近日天气有些凉,些许白气从茶杯口袅袅升起,雾化了眼前。隔着这层水雾抬头看他,正瞧见他长眉下一双星眸含笑,其中柔情无尽要化成水一般在瞳孔中流动,眉梢眼角里又满载着白月光,越过长长的时光,依稀还是当年少时的风华绝代举世无双。你看的心动,默默低下头去小口饮茶。你们回忆着年少往事,聊着聊着却又默契地沉默。红澄澄的茶汤醇香厚爽,不久时杯子便见了底儿。见天色沉了下来,喻文州微笑着起身:“我送你回家可好?”


      并不浓重的夜色之下你们并肩行走,你不时悄悄转过头去瞥他几眼。谦谦公子,温润如玉……明明今天才重逢,但中间空缺的时光却又被今日一叙补上。明明是沉默,却并不尴尬。


     “我喜欢你,从训练营就喜欢你。^ ^”“嗯……啥?!”突如其来的告白使你措手不及,没听错吧男神竟然跟我这个小透明告白了……“所以…你给点反应嘛。^ ^”他突然停下,你却因未来得及收起脚步而撞进他的怀里。“嗯……我也……////”你抬起发烫的脸注视他,依旧是含笑的双眸被深情充盈,此时却深不见底——仿佛要将你吸进去一般。


      他揽住你,以渐浓的夜色为幕款款吻下。

[全员向]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

日安wwwww:

荣耀不败,你我同在。


凉堰-大招读条中:



加油,荣耀不败


曾信然:



恩,加油。


方锐:



筠若_韩队正面上我:



不多说了我真的心里很塞


白仲陵:



哭成了傻逼,一边听这一路走来一边看然后……眼泪把眼睛都糊了QAQ


平和島空爺_:



∞全员向
∞梗取自微博上上@kellked在游泳 大大的条漫
∞愿诸位食用愉快


<<<<<<<<<
[01]再一次 我淹没在掌声中
“作为国内最长寿的网络游戏,已经运行了近27的荣耀即将在今晚零点结束运行。”
全国各地的电台都在转播这条新闻。
形形色色的人在大楼的屏幕前驻足,看着此时正在放着的录像。

[02]眼前的你 竟如此激动
一身混搭的散人套装刚出现,就有人尖叫了起来:“君莫笑!”“叶修!”在千机伞的舞动中,矛形态、盾形态等一一出现。
紧接着出现的每一个形象,都足以让围观的的人疯狂。
“大漠孤烟!”“韩文清!”
“王杰希!”“王不留行!”
“周泽楷!”“一枪穿云!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此起彼伏的尖叫声,几乎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。
驻足的人已经抑制不住自己情感的爆发,他们感觉有泪水滑落自己的面颊。
这些都是他们十几年前的骄傲,也是他们如今记忆里最珍贵的回忆。

[03]黑暗中 世界仿佛已停止转动
“荣耀……”“还剩最后三小时。”
坐在酒吧里的男人看着转播,沉默的灌下一大口冰啤;穿着制服的公司职员也停下了步伐,眼里闪着莫名的光亮;快餐店里的老板停下了手里的活,望着店里的屏幕不做声;台上的解说主持收到消息时,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;观众席里听到插播消息的撰稿人,神情微微一怔;网店老板早就呆在电脑前,认真的看着右下角的时间……
最后三小时的消息放出,他们仿佛都有了前行的目标,随即向着那个方向赶去。

[04]你我的心不用双手也能相拥
“来啦。”
“嗯,久等了。”
无需过多言语,聚集在一处的他们互相笑了笑,然后一起围在电脑前。
“卡带没带?”
“没带还敢过来?”
拿出账号卡,登陆荣耀。

[05]如果有一天 我迷失风雨中
百花缭乱。再睡一夏。
张佳乐看着屏幕上的弹药专家,耳边似乎又响起了二十年前某个玩家喊出的那句话。
“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!”
他沉默的在键盘上敲下一连串的字母,招招绚烂,可却没一个打中。
好炫,可惜没打中。
这是他一直被人诟病的地方,但这一次,不是因为他的失误,而是因为没有对手。
【您的好友 再睡一夏 已上线】
狂剑士的身影渐渐出现,头上顶着一个文字泡。
“再来一次繁花血景吧。”

[06]我知道你 会为我疗伤止痛
索克萨尔。夜雨声烦。
蓝雨的剑与诅咒再次重逢。
最先打破僵局的是术士:“怎么回事,不是本人?”
“不是本人个鬼啦队长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很伤心诶!只是觉得有好多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罢了!”
文字泡的攻势滚滚而来,剑圣挥舞着手里的轻剑冰雨,仿佛随时要冲上去打一局。
“果然是少天啊,这样我就放心了^ ^”
“怎么可能不是我啊?!队长你看过我把账号卡借给别人用过吗?!真是的不要不相信我啦!”
坐在屏幕前的黄少天不禁弯起了嘴角,随后敲出一行字。
“夜雨声烦对你效忠一世,直至死亡。”

[07]也许我们的世界 终究有一些不同
木恩。一寸灰。
乔一帆右手握着鼠标,左手下意识的摩擦着手边的水杯。
他从不后悔二十年前的毅然转型,但他始终放不下和好友的分离。
久违了的魔道学者骑着扫帚轻飘飘的落在鬼剑士面前。
他打开语音,成熟男人的声音传到了对面:“真的好久不见了。”
“是啊,哪天出来聚一聚吧。”
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——由这个声音主持的解说他每场都看了。
“没想到,在最后我们还能并肩一次。”

[08]可我知道 你将会陪我在风雨中
大漠孤烟。石不转。
拳王的风姿不减当年,他身后跟着的牧师亦是如此。
韩文清看了眼时间,随后大漠孤烟头上飘起一个文字泡:“时间过了。”
牧师常年佩戴着的十字架额饰闪烁着莹莹白光:“那就过吧,反正最后三小时了。”
作息时间表是人定的,人自然也能改。
是啊,只剩最后三小时了。
拳法家冲着空气击出一拳,带着隐隐的不甘。
“霸图一直有你,真是太好了。”

[09]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
新闻播报的屏幕上开始出现一幕幕令人眼熟的场景。
“第一赛季的叶修!”
“韩文清!”
“快看!那不是魏琛嘛!”
“那个是第二赛季的人!”
“魔术师王杰希!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屏幕前人声鼎沸,就仿佛回到了荣耀的全盛时代。那时,也会有这么多人围在一起,观看每一场比赛,支持他们所钟爱的选手,祈祷自己支持的队伍能够获得冠军宝座。
可这些都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了呢?
他们也不记得了。
他们原本以为这些只能一辈子封存在自己的记忆中了,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想不起来当初的满腔热情了。
但这些画面一出现,他们就什么都记起来了。
那些为了荣耀疯狂过的日子,他们以为距离自己很远,但只要想起来,其实就在昨天。

[10]我会知道 你在那个角落
常先搬出这二十七年来他收集所有的电竞周刊,一页页的翻过。
自从第十赛季他跟了兴欣这支不被多少人看好的战队,他学到了很多,也对荣耀越来越痴迷。
兴欣这支战队里聚集了各种各样的人,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缺憾之处,但他们谁也不肯放弃。

[11]看人生匆匆 愿我们同享光荣
第十赛季,兴欣夺得冠军。
没有人会忘记,忘记这足以载入荣耀历史的一幕。
从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新生战队,一路打进八强,和那些老牌战队玩命周旋,甩开了蓝雨,打下了微草,攻克了霸图,干掉了轮回。
谁能想得到。
就连对兴欣知根知底的所有人都没能想到。
“这是我们应得的荣耀。”
兴欣里的很多人在那时都哭了。

[12]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
“再打十年我也不会腻。”
“老大我跟着你打下去!”
“我一定会打败你。”
“老夫曾经也是神一样的少年!”
“血这么少,就不要挣扎了嘛~”
“我好歹拿着兴欣的最高工资。”
“我把奖金给他们了。”
“教授说,是为了人类进步。”
“……”
“前辈,喝水。”
“我要组一支战队!然后我们一起拿冠军!”

[13]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
H市,兴欣网吧,二楼213。
十一个人一人一台电脑——即使已经过了十几年,他们依然记得自己的位置,从不曾改变。
几乎是同时登陆。
好友名单里早已亮起来几十人。

[14]我会知道 爱那个角落
“矮油老魏你太老了吧,感觉操作好差劲。”
“去去去,你以为你还是小鬼啊?”
“对了,我们去哪里?”
包厢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。
“神之领域。”已经43岁的男人叼着烟,含混不清的说道。
所有人下意识的听从了他的意见。
“原来今天可以抽烟啊,老板娘你怎么不告诉我?”胡子拉扎的男人不满的叫起来。
“你抽屉里有一包。”
“前辈,喝水。”
十个纸杯放在每人的左手边,和当初一模一样。

[15]也许有一天 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
每个人的手速都变慢了。
过去轻而易举就能搓出的大招,现在却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有轻微的叹气声在房间里响起,却被用力敲击键盘的“喀哒”声盖过。
曾经的短发妹子紧抿着嘴唇,眉宇间的傲气不输以往。
“你们现在还在开什么玩笑!”当了十几年兴欣的老板娘的她终于发怒了,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“等会儿你们要去见的人是谁你们知不知道!他们都是曾经被你们打败的人!你们这幅样子是要给谁看!”
一片静默,随后有人小声道谢。
“谢啦,老板娘。”

[16]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
“就属你们兴欣的最慢。”站在拳王身后的牧师头上出现了一个文字泡。
一身混搭的散人扛着千机伞,无所谓的笑道:“没办法啊,BOSS总归是最后压轴登场的。”
曾经的对手,曾经的队友,如今都站在了一起。
每个在场的都是曾经大名鼎鼎的账号,放在十几年前,这是全明星赛才能看到的壮观景象。不,甚至连全明星赛都看不到这么多全明星角色。
这里的人,足有24的3倍多。
“来来来,靠近一点,看看一个屏幕能不能把人都装进去。”娇小的元素法师突然说了一句,“都这种时候了,总得来张合照吧。”
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刻摁下了截图。
还有两个小时。

[17]感谢你与我患难与共
君莫笑。沐雨橙风。
没有哪对搭档能比他俩更加默契。
从第四赛季开始,除去第九赛季,其余剩下的所有赛季,他们俩都是一起过来的。
“你在等吗?”
“你不也是。”
枪炮师在问完话后便陷入了沉默,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对方的反问。
“待会儿让我再辅助你打一场吧。”

[18]感谢天 我的心有你能懂
逢山鬼泣。鬼刻。
阵鬼和斩鬼面对面站着,两人一言不发。
最终,阵鬼往前走了一步,将对方抱在了怀里。
“吴女士……”
“结束后我就拔了你的牙你信不信。”
“那就拔好了,要知道我们虚空的下限就剩下你了。”
当年的一句戏言,却成了他的口头禅。
然后,斩鬼就发动了攻击。

[19]感谢在泪光中 我们还能拥有笑容
海无量。冷暗雷。
刚一相见,气功师便笑趴了。
“为什么你只是换了一个号我就觉得好奇怪啦哈哈哈。”
他对面的流氓毫不客气的回讽道:“我不过换了个账号,要知道你可是连盗贼都不是了。”
曾一起走猥琐流的犯罪组合,再次相会时,一人换号,一人转型,这样的结局难免令人心中苦涩。
“不过就算换了气功师,你依旧不负猥琐流大师的名号啊。”
“彼此彼此。”
“那么,再来次猥琐流的战斗好了。”
“呦呵!求之不得!”

[20]虽然在此刻 我们必须暂时互道珍重
“来比赛啊!有恩的报恩,有仇的报仇!”
不知谁先提出了这个建议,随后迅速的被接受。
2v2,1v1的都有。
最招人嫌的叶修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。
见状,离得稍远一些的枪炮师默默地扛起了吞日,蓄力后便是一个卫星射线力压众人。
“卧槽这么快就开打了?!苏妹子你也忒不厚道了吧?”
正以为她会辩解什么的时候,众人却听见她说:“秀秀小戴,帮我。”
果然是最毒女人心啊,啧啧啧。
但所有人都清楚,楚云秀和戴妍琦一去,就意味着烟雨和雷霆都与他们站在对立面了。
“你们一群大老爷们的,畏畏缩缩的像什么话!”曾经荣耀第一的元素法师边骂边打,毫不手软。
“爱怎么打怎么打,再过一个半小时没结束的恩怨可就得留到线下解决了。”
是啊,只剩一个半小时了。

[21]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
百花缭乱和再睡一夏硬生生用繁花血景杀出了一条血路;夜雨声烦至始至终护在索克萨尔身前不曾离开半步;木恩骑在扫帚上观察四周防止有人偷袭一寸灰;大漠孤烟毫不顾忌的挥拳主动出击因为他身后有石不转……
已经没有人知道自己究竟在攻击谁了,这么多年的习惯告诉他们,挡住自己去路的人,都是敌人,都得杀!
这是最后一场,属于他们的,血与泪的盛宴。

[22]我会知道 你在那个角落
最先还是老将们体力不支,尽管他们没有一个人肯承认。
【您的好友 气冲云水 已上线】
少部分人看到了这个名字,还处在不可置信的状态。
“……卧槽,老吴!”
叶修第一个叫了出来,这个账号他再熟悉不过了——陪他三次蝉联冠军的嘉世副队,多少人心中荣耀的第一气功师。
气冲云水。
“擦擦擦去国外就好好呆在国外干嘛这时候上线!”
二十多年前在嘉世夺得三连冠,便去了国外就再也没回来过的男人,在荣耀的最后四十五分钟,又回来了。
“老叶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!国外网连游戏不太稳定我也没办法,再说你也说了这都是最后四十五分钟了,我能不回来了么?”
叮咚。叮咚。叮咚。
“……你们几个是商量好了一起这时候回来?”
已经二十多年没见过的人物,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“老郭你欠我钱到现在还没还!”
“哎呀妈呀那是治疗之神啊!”
“怎么,今天不用老李你解说了?”
“哈哈哈你们这些年打得都不错嘛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
列表里的人物头像,终于全部亮了起来。

[23]看人生匆匆 愿我们同享光荣
“老叶啊,这二十七年里得有多少赛季的冠军被你包揽了啊。”
“啧,怎么,后悔没和我继续打下去了?告诉你现在后悔也没用了!”
“后悔毛,三连冠对我来说已经够了,倒是你,听说还刺激过小张?”
“卧槽你们谁和老吴说的!出来决斗啊!”
“戚,他啊,能结束四亚的生涯已经够好了。”
“也只有你能这么说说了,小心大孙报复你。”
“你刚回来半小时不到你是怎么套到这些消息的我勒个去,简直神了。”
“没办法啊,谁让你引起公愤了呢?作为你曾经的副队,我有责任来询问你啊。”
“哎呦烦死了,都多少年前的事了,你们不就是羡慕嫉妒恨嘛,爷明白爷都明白。”

[24]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
还有十五分钟。
所有人都在等最后那一秒的到来。
“最后的心愿啊……”
被鬼灯萤火问及这个问题时,君莫笑认真的摸了摸下巴:“大概是,一起拿次冠军吧。”

[25]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
寒烟柔。吴霜钩月。
战斗法师握着长矛,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脸看,良久才问道:“有事吗?”
“我我我……想单独和你打一局!”
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,小剑客的头上悠悠飘出一个文字泡。
“好啊,那来吧。”
长矛舞起,不留一丝情面。
长剑举起,来回进退得当。
最终,剑客露出了一个破绽,被对方一举拿下。
同时,他头上又飘出一个文字泡,里面只有两个字和一个标点符号。
“冰渣。”
屏幕后的女人微微一怔,然后问旁边的人冰渣是什么意思,得到的答案是让她自己打一次。
她依言照办,接着就微笑了起来,打下一行字。
“过两天我要去你那边开会。”

[26]就让我们把爱留在心中
生灵灭。鸾珞音尘。
元素法师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又缓缓吐出。
“……小戴?”
“队长你先别打断我!我等会儿就来和你解释!”
落了一鼻子灰的男人乖乖闭上了嘴。
“队长你听我说!我之前确实出了很多关于你的本子!啊……虽然现在还在出……但是!”妹子的声音软绵绵的,“我最想出的cp,一直是肖戴无误。”
“所以这算……变相表白?”
妹子支支吾吾的再也没开口。
机械师放下了手里的箱子,转而去拥抱她。
“我接受了。”

[27]也许有一天 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
风城烟雨。林暗草惊。
屏幕后的女人指间夹着烟,披散着一头长发,如她过往每一场比赛时的提不起劲。
“呦,副队。”
一身黑的忍者蒙着脸,在诸多大神级别的人中显得极为不起眼。
“楚队我一直想问你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,随后说道,“你还满意我之后对烟雨的管理吗?”
她掐灭了烟,望向自己身边的男人:“笨蛋,你比我当初做的好多了。”

[28]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
一枪穿云。无浪。
枪王依旧穿着深色系的皮夹克,一手荒火,一手碎霜。
“那些时候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早已不再是说话一两个字往外蹦的那个男人,公司职员这一职业已经将他的说话能力锻炼的与常人无异。
“我们之间还用说什么谢谢。”对方哈哈哈的笑了几声,然后与他勾肩搭背,“要我说,喊声兄弟就都够了。”
他张了张嘴,几次都没发出声。终于在最后一次尝试时,他成功了,满嘴的苦涩。
“兄弟。”

[29]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
“这些年你混得挺好的嘛。”
“哈,只不过是个小员工,哪里好了?”
“撰稿人啧啧啧,还有编辑啧啧啧,那个还是解说主持,你们一个比一个厉害嘛。”
“这样有什么不好?老叶,现在只有你还是无所事事吧?”
“开玩笑,爷一直是个自由玩家你们懂不懂?”
“……你还在坚持吗?”
“哼,我和你们可不一样。”
“叶神你累不累?”
夹着烟的手一顿,他慢慢的敲下一行字。
“累,但我乐意。”

[30]我会知道你在那个角落
“我曾经有个朋友,他荣耀打得很好,后来他死了。”
但这个人答应过自己,以后他的每一场比赛,都不会缺席。
他相信了。
于是他打了很久很久的比赛,也找了很久很久的背影,但都没能找到那个人。
可他不相信对方会食言。

[31]看人生匆匆 愿我们同享光荣
想把这份荣耀也传达给那个人。
就是单纯的想要实现最初的愿望。

[32]愿我们的梦永不落空
一起拿下冠军,这是承载着三个人的梦想。
他一次又一次的做到后面四个字,但一次又一次的因为前面两个字而失败。
然后,他便等过了二十七年。
他终究没能等到对方。

[33]请你再次为我将双手舞动
“喂喂喂,那边的谈完了没有?谈完了就过来集中啦——”
互相道过珍重,彼此也都明白那句珍重的意义。
“好了,来,一二三——”
“荣耀!”
每个人都举起了左手,用力的呼喊出声。
这是最后一次了。

[34]我们把爱留在心中
距离零点还差一分钟。
叶修和苏沐橙不约而同的点开好友列表,看着那里面唯一一个灰着的头像,然后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。

[35]也许有一天 我老的不能唱也走不动
零点前一秒。
秋木苏的头像亮了起来,紧接着便随着荣耀的关闭而永久消失于黑暗。

[36]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
苏沐橙毫无预料的哭起来。
“……你哥最怕看到你哭,每次一看到你哭就认为是我欺负你了,”叶修拍了拍她的肩,“最后一次,你不能把我再在他心中抹黑了。”
“……他一直都在,他真的一直都在……”

[37]也将为你献上最真挚的笑容
“我没欺负沐橙你千万别迁怒给我啊,”男人笑了起来,眉眼里是近三十年来所有的温柔,“永别了,苏沐秋。”


<<<<<<<<<
2014年2月26日23时50分,我看到了微博上的条漫,然后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哭得一塌糊涂的继续码甜文。
2014年2月27日9点30分,我在英语课上又手贱看了一遍,然后埋着头没敢让别人看到自己。
入全职不过两个月,短短两个月,我被虐哭六次,原著四次,图一次,MAD一次。
lo上第一篇文是我入全职后第五天写的,后来写了各种苏文,感谢大家能够看下来,一直陪我走到现在。但是我很贪心,我还想陪你们走过更多有荣耀陪伴的日子。
感觉已经没有什么言语能够描绘出条漫所想表达的情感,只希望每个看的人不要嫌弃。
最后伞哥的一秒钟梗来自@蚂蚁暴 大大,非常感谢/w\
此生无悔入荣耀。
最后再次感谢@kellked在游泳 大大。







Momenstary:

承受不起自由的风险,就只能享受束缚的安全